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十章:准将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9 19:43:34

逼仄且潮湿的牢房内,汗臭混合着血腥味弥漫,呼噜声从隔壁的牢房内传来。

苏晓随时能离开这,但他并未这样做,他之前的计划有两种分支,1.如果旅馆老板找来一名地头蛇,就通过那地头蛇接触当地的皇家海军,2.如果旅馆老板是守法公民,那就先被海军关押,之后通过看押监牢的海军士兵,联络上海军高层。

别小看在监狱内任职的底层海军,他们与其他底层海军有很大区别,一些被关押在监狱内的海盗,为了避免被绞死,偶尔会提供些关于其海盗团的情报。

例如这海盗团是否富有,是否洗劫过帝国的商船,又是在什么时候洗劫的,洗劫得来的赃物在哪。

对于中层海军军官而言,港口监狱是能获得军功章的好地方,万一有海盗提供关于四位大海盗的秘密,得知此消息的中层军官就发达了,升官之路就在眼前。

正因如此,看守监狱的底层海军,都能见到中层军官手下的亲信,以免机密情报多次转手导致的情报泄露,功劳被别人得去。

叮~

苏晓弹起一枚金币,金币落在铁栏外,发出一连串的脆响,没一会,一只穿着靴子的脚,踩在这枚金币上。

“咳。”

这名年龄在30岁左右的海军轻咳一声,对苏晓扬了扬下巴。

“朗姆酒?烤火鸡?肉糜饼?”

牢房外的海军低声询问,他斜眼看向隔壁牢房内的犯人,那犯人马上翻过身,面朝墙继续睡觉。

“随便什么都可以。”

“等着吧,有今天刚送到港口的朗姆酒,我叫芬恩,在你被处死前,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自称芬恩的海军士兵大步走开,他明明没弯腰去捡,地上的金币已经消失了。

没一会,牢门被打开,芬恩抱着个油纸袋,将里面的两瓶酒,以及几种吃食摆在苏晓身前。

“你就是自称是海盗,今晚被捕的那个人?”

芬恩坐在苏晓对面,他咬开软木瓶塞,悠闲的喝着朗姆酒。

“嗯,是我。”

“你这人,来头一定不小,我没见过像你这么从容的海盗,那些自称向往自由的海盗,到这没几天,鼻涕都哭出来,呵。”

芬恩饮下一口酒后,眉头舒展开。

“可能是因为,我是厄运号的船长。”

“哈哈哈哈,厄运号的船长,你真会开玩笑,我是西海王·芬恩,你相信吗?”

芬恩笑着摇头,可在下个瞬间,他脸上的笑容凝固。

滴答、滴答~

海水从天棚上滴落,苏晓身后的墙面上逐渐遍布藤壶与海藻等,几名诅咒人的上半身从墙体内探出,它们无法继续前行,这里是陆地,它们只能寄身于墙壁内,不能踩到地面。

啪啦一声,芬恩手中的酒瓶掉落在地,他以缓慢的速度站起身,一步步退后。

“芬恩,你甘心吗,一辈子只做底层海军,被你无能的上司呼来喝去,海军是高危职业,如果你某天殉职,你的妻子为了抚养你的孩子,只能嫁给其他男人,真悲惨。”

苏晓面带笑容的看着芬恩,芬恩退后的脚步一顿,问道:“你想说什么。”

“看看这些。”

苏晓将五枚遍布锈迹的身份牌抛出,芬恩犹豫了片刻,才从地上捡起,看到其中一个名牌的姓名后,他的瞳孔一缩。

“那是谁。”

苏晓抬手,他身后的诅咒人们退回到墙壁内,牢房墙面上的藤壶与苔藓等快速退去,最终消失,牢房恢复为之前的模样。

“阿芒斯·默里。”

芬恩展示手中的一个身份牌,他沉吟片刻,说道:“这铁牌……这古董可能和一位大人物有关。”

“继续说。”

“那位是皇家海军的准将,第二远洋舰队的最高指挥官。”

“准将。”

苏晓眯起眸子,这职位在海军内可不低,如果手下有舰队,那就是另一种概念,在海盗横行的魔海上,手下有直属军权的海军将领都不好惹,就算是公国的国王,也不敢轻易招惹这类人。

芬恩的面色接连变化,思索了半分钟左右,他快步离开,没一会,他带着一名军官模样的海军返回。

芬恩很冷静,思索再三,他决定不越权汇报,这虽然无法一飞冲天,但更稳妥,这是小人物的智慧。

没过多久,苏晓所在的牢房前变得热闹起来,五名气息很强的海军士兵守在牢房外,牢房内的模样大变,不仅有了床,桌上还摆着些点心。

直到次日清早,一名身穿海军中尉军装的男人停步在牢房前。

“库库林先生,默里准将邀请你到船上见面。”

牢房外的中尉对一名海军士兵勾了勾手指,那海军士兵马上附耳倾听。

咔哒、咔哒。

苏晓的双臂、肩头被戴上几道环镣,他刚走出监狱的门,就看到外面已站着两队海军,这些海军的目光很犀利,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与海盗们厮杀。

在一百多名精英海军士兵的押送下,苏晓从港口镇的侧街,抵达了码头,沿途他没看到平民,应该是被驱散了。

他选择自报厄运号船长这一身份,就想到会被皇家海军忌惮,但这也是他想看到的。

两方谈判,必须建立在身份对等的情况下,在皇家海军的认知中,苏晓是极度危险人物,可能比四位大海盗更危险,厄运号在海上屠戮生灵时,四名大海盗的曾祖父都还没出生。

一艘四桅杆巨船停泊在港口上,这艘船刷着浅黄色油漆,不算没入水中的部分,船体也有三层楼高,风帆被完全收起,船体两侧各有两大排舱炮。

顺着搭起的斜梯,苏晓走上甲板,进入船长室内。

船长室约有40平米大小,右侧的木墙上挂满海盗帽,这些都是曾被默里准将抓捕或格杀的海盗所留下,被他当成战利品。

默里准将坐在船长室里侧的木桌后,桌上放着海图、丈量器、望远镜等,摆的很整齐。

默里准将本人拿着个小锉刀,修饰自己的指甲,与想象中的海军准将不同,默里准将的皮肤有些婴儿白,他戴着米白色假发,整个人看上去很随和,年龄不超35岁。

“你们在做什么,居然这样对待我的客人。”

默里准将把手中的小锉刀放回铁盒内,摆回到原位,它声音不算洪亮。

“准将大人,他是……”

默里准将的副官话说到一半,默里准将看了他一眼,副官马上不敢继续言语,示意海军士兵们撤下苏晓身上的环镣。

“坐,难得见到传说中的人,在我人生的前20年中,我坚信厄运号只是个传说而已。”

“……”

苏晓坐在木桌前,看似无意间拿起桌上的望远镜,实际上,这东西是圣灵级品质。

“你们都退下。”

“大人!”

“嗯?”

默里准将看向自己的副官,今天他的副官两次顶撞他,他心中虽不悦,但并未表现出来。

“库库林·白夜,你能告诉我,那个铭牌是从哪得到的吗。”

“暂时不能。”

苏晓的确不能告诉对方,他总不能说,对方的祖宗就在他船上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