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四十六章:碾压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5-28 20:48:42

苏翰关闭阵营商店,这声里商店的由来不难推测试祸军团居灭过很多世界,巨灵族们所在的世界,就是其一,怎奈沙灾祸军团太过强大在巨灵族灭亡前,接触过虚空之树公证的巨灵族族长以族群宝库内的所有资源,向虚空之树申请公证。除去公证所需的资源后,剩余资源都归纳到阵营商店内,也就是眼下所见的一幕。

对苏晚而言,这属于意外之喜,他操控风暴焰龙降低飞行高度,毛着前方的巨铠城正面高墙,几十米宽的城墙上几乎站满土兵,对面汹涌而来的腐化者们让城卫军的士兵们都紧张到几点只腐化者踩着城墙外的尸骸斜坡,四足奔行着冲跃上城墙。吼

鹿化者一声咆哮,颈后的黑色触须飞扬,背部的骨刺都因兴奋而立起,鲜血与杀戮是唯一能改变它们情绪的催化剂,让它们变得喑血、兴经济美国后

城卫军小队长赫.基恩平声高喊,他一生中见过最大的场面,是与海妖族的一次混战,那一站让他失去了一只左眼,巫师军团优渥的福利待遇,让他后半生都因这一战而衣食无忧,也因为这场中规模的军团混战,让他感觉自己是上过战场的人,和城卫军那些每天赌博、睡人、幽酒的小队长不同。

可现在,城卫军小队长∶赫.基恩感觉自己在发抖哪怕有十几米外的电磁屏障,将一只只扑跃而来的确化者拦下,还电灼到噼啪作响,一般皮肉焦糊的味道菟延,可小队长·赫.基恩依然忍不住颤栗。

十几米外那恶兽四米多长的强壮身形,坚韧油黑的外皮,满嘴尖牙发出的睡液恶臭,以及咆哮和电灼的声响,最后是腐化者那双放射状满是凶残的睦孔,无不刺激若小队长·赫基恩的神经,让他下意识退后半步。

这半步踏下后,小队长赫,墨恩感到一般强烈的差愧感加那不仅是对城卫军团的无颤而对,还有对生活在身后城内美女的愧疚感,他赶快撤回这半步,甚至在这紧张的环境下,左右张望了下河担心有人看到他退后的动作。

正在这时,小队长愚愿听到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他闻声看去,发现后方的城内,竟出现一个几千米高的传送门,这传送门的形状不怎么规则,透出暗荧累色,很有神秘感的同时,也让人感到一种生物体系的科技感,这是种由血肉、神经系统等构成的科技屈毛到这一荔,小队长赫,墨恩心中逐渐涌现绝望正面的强敌已无法应对,现在直接降临在城内,前后夹击之下,城墙上的防御力星会在短时间内土崩瓦解。不给小队长,赫.基恩多想的机会,前方传来一声轰鸣,是电磁阻网破碎,腐化者们冲过来了。碎碎碎。

小队长赫,基恩以手中动能枪械连开几枪,根据上次与灾祸军团交战的情报,三枪之内,即可轰杀只鹿化者。

第一枪轰在腐化者的头部,将其轰的一偏头,血肉炸开,露出白森森的颅骨,第世轻命中前爪,将前爪打的意出关节骨胳,第三枪轰在梓挡的右前爪,将利爪轰的只剩骨头。

这只腐化者身上的血肉涌动,伤口很快恢复,它满是倒刺的长舌舔既过右手爪,随后裂开满嘴尖牙,对小队长赫.基恩笑了。小队长赫.基恩头皮酥酥发麻,他拔出后腰两侧的近战武器,咔哒一声接合在一起,冲向对面的确化者。嘟!腐化者一抓啪下,小队长,赫.基恩虽以长枪格挡却是险些单膝跪地,面前的鹿化者手爪加力,轰然将赫,甚恩拍飞出去。

小队长赫.基恩撞在后面的护墙上,各类脏器阵翻腾,他传笑差吐出口有血迹的口水,盯着对面的扁化者,心中的想法是,他这次倒霉了,遇到精英腐化者。'

声咆哮传来后,一只体长12米以上的腐化者,矫健的跃上城培,它口中咬著名城卫府几口咀嚼后,仰头将其咽而时若到这一篇,小队长赫基恩知道了这才是精英鹿化者,方才那将他打到找不到北的敌人,只是普通腐化者而已。

此刻,废化者狂潮上空,加兰从卫之一环灵王站在商化飞龙告上,它暗音色的双眼酒精髓城墙上的城卫军,怒兽的期望与人族的哀啼入巨耳中,方才因太阳陨落”而惊悸的内心平稳,逐渐开始享受城墙上那接连不止的痛苦哀嚎。

-滴黑暗出现在邪灵王前方,这让四臂抱肩的邪灵王赶忙放低态度,在飞龙背上单膝跪地,前方的黑暗扩大,化为慢转动的黑色旋涡威严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并非虚空语,而是种古老晦涩的语言。

单膝跪地,低着头的邪灵王以同样的古语言回复最后又好似承诺了甚么,前方的黑暗旋涡才消失,来自腐化领主的气场压力褪去,邪灵王松了口气,起身后,俯瞰下方巨铠城的目光越发不善。

邪灵王看着城内的巨型传送门,它的双目凝起几分,虽不知道那通往什么地方,但它决定全力应对。不惜代价,全力攻袭,两刻内,把目光所能见的大地,踏平

邪灵王对庵下的几十名大头目下令,这些模样可怖的大头目陆续从巨大飞行生物背上跃下,有了它们入场指挥后,病化者军团的攻势出现爆发式增长。

在上空俯瞰能发现,城卫军的战甲为蓝白色,鹿化者则是暗红色,暗红浪潮逐渐吞没蓝色防线,将其通退到城墙里侧,吾模样,最多十分钟就会将其彻底吞没。轰

一声爆炸从侧前方传来,小队长赫,基恩被爆炸冲击顶退两步,他此刻气喘如牛,全身的伪生外装甲被鲜血所泡透,口中浓郁的血腥味让他如此接近死亡,他曾无数次幻想自己在某天成为救世的英雄,但当机会真的出现,他发现自己如此无力,格杀敌方的几个杂兵是他能发挥的最好战绩。PC

只腐化者扑杀而来,距离之近,小队长,赫.基恩甚至能词到对方口中酸腥的毒液味,两根染血的利齿间卡若的碎得都如此清晰,面对此等可怕景象,他竟忽然响起,自己结婚那天,妾子身上那淡淡的桶香味”可惜,不能再见到.铮·

锋锐的切割声传来,扑杀来的腐化者头颅飞起,无头身体失去方向,从小队长赫.基恩身旁掠过,狠狠撞在护墙上。躲过一劫的小队长·赫.基恩并没放松,他感觉到

可怕的存在就位于他身旁,一条有着尾刃,如同一节节黑色脊骨构成的长尾扫过,这长尾有六七米的长度,其尖端一米多长的尾刃刃口透出血色,异常锋利。

这体长五米以上的战争凶兽在小队长·赫.甚恩身旁走过…与确化者不同,这战争凶兽既不会浪费时间咆哮,也不会猛烈纵跃,它位于头部和尾刃上的几只眼睛扫视周边,寻找敌人、快速突进,最后格杀,这战争凶兽只会重复这过程,除此之外严其他事与它无关。只只恶兽从城海内侧爬上城墙,它们尾刃连扫,将附近区域敌人居戮殆尽,这些恶魔兽主尾两侧的附尾伸展,一发发活体飞弹发射出,每根附尾尖端都是一颗活体飞弹,后续要在母巢附近,才可通过工竭补充。轰轰轰,

整齐的爆炸声传来,第一批登上城墙的恶魔兽们不以杀敌为主要目的,而是要清空场地,下一刻,无穷无尽的恶魔兽从城墙内侧涌出。在上空俯瞰,一股黑色浪潮从虚空之门内涌出,直奔城墙而已,冲击若城墙上的鹿化者

总计10.8秒,城墙上方化为黑色,这上面的所有腐化者都死亡,茜毯藻延,追地的腐化者尸体以内眼可见的速度被分解

要说腐化者军团不堪一击;也并非如此,城墙上还有开只废化者大头目,它的体长在百米以上,全身各处挂满恶蜜兽,虽全身血肉模糊但挣扎的力量依然很猛烈。

这席化者大头目咆哮一声,全身的剧病让它向前舞冲,刚逃脱一动的小队长·赫.茎恩,此时想侧跃躲避已经是不可能,明明有机会活下去,却要迎接死亡的他,双眼瞪到最大。

呼的一声,破风声掠过,腐化者大头目的半个头颅被斩切而下,断口处之平滑,让这半个头颅慢慢滑落下来,因斩击速度太快,这扇化者大头目的身躯还呆立在原地。

道全身有着流线型黑甲的身影,站在腐化者大头目背上,它七八米长的尾刃切过空气,发出锋锐的轻鸣,这人形身影和落的同时,又给人种优雅感,看似有长发,其实是外神经组成的感知系统,随风飘动若,如同真的是发丝般

这一定不是最强的虫族战斗单位,却一定是最优雅的,恶魔兽中有精英个体,那么精英个体中的精英个体,又是什么呢答案为,这种恶魔兽个体被称为「侍女」它们是大本营衰巢的守卫,除首领级恶魔兽·亚巴顿外,恶魔兽中的「军团最强单位」

至于亚巴顿为何不是这最强,这要涉及到「军团最强单位」这个概念,这是对后天可培育单位的称呼而首领级恶魔兽·亚巴顿,是不可复表的存在,就算恶魔虫族发展到载峰,也只能有一个首领级恶魔兽,倘若亚巴顿的灵魂死亡,那恶魔虫族将永远失去这方面的首领级原本已攻上城墙的灾祸军团,犹如被潮水洗刷掉的污垢,顷刻间被杀退,在远处的高空,俯瞰到这墓的邪灵王目光凝重,它打量片刻城毕上的敌人,初步判断这是虫族,可巫师阵营为何能召来虫族,让它感到意外。

很明显,确败领主并不知道苏聪有恶魔虫族,知道此事的人,多为乐园阵营,并且其中与苏聪敌对者基本都身死,至于神父、白金使徒深渊大主教是否知道这点,他们当然知道,只不过,他们肯定不会将此事告知确败领主,要是坦诚告之,腐败领主一定不会来毛若下方即将溃散的战线,邪灵王的精神波动薤延,随着他这精神指令下达,海虽的精英商化者从后方冲出,迎上势不可挡的恶魔兽军这场面,如同一股黑色浪潮与暗红浪潮相撞,鹿化者的嘶鸣不绝于耳,恶魔兽这边只有尾刃的切割声以及甲壳的进撞声,鲜血与破碎的甲壳四溅,场面转瞬就惨烈到极点。

只能说,灾祸军团是有真本事的,很可惜,它们这次遇到的敌人,是比它们专业好几个梯队的战争族群”吼!龙吼声传来,点空之门骤然扩大几倍,一只只体型庞大的恶魔焰龙,从里面飞出。

毛到这一芫,巨大飞龙背上的邪灵王面色难看,它身后的心腹与大头目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是不再捕饰的担忧,到此时,它

中都开始质疑腐败领主的决策是否正确,这次真的应该来入侵女巫界吗

当几百只恶魔焰龙从虚空之门内飞出,邪灵王原本就青白的脸色,已经难看到几点,在几千只恶魔焰龙从虚空之门内飞出,它的目光开始凝重,在几万只恶魔焰龙飞出后,邪灵王再也保持不了淡然,连抱肩的四条手臂都自然垂下。

在30万只恶魔焰龙从匿空之门内飞出后,邪灵王目露惊愕的看差这一莫,它能准确估测出一只恶魔焰龙的战斗力,所以它比其他人对于30万只恶魔焰龙的出现更为惊愕。

当足足100万只恶魔焰龙从虚空之门内飞出,密密麻麻速蔽了巨铠城的上空时,邪灵王再也顾不上三从卫之一的通格,它狠狠的咽了口睡液,至于它身后的那些心腹或大头目,都满眼恐惧的毛若这一幕。

邪灵王没再下达其他精神指令,它让脚下的府化飞龙调转方向,全速想永冬城的方向飞去,那是灾祸军团在女巫界的大本营。

目当于90级打110级乍一番,相差20级应该不至于被彻底碾压,其实问题就出在这,这个标准中,90级和100

现在灾祸军团VS恶魔虫族,相

级的差距,还达不到无法弥补,可要命的是,从100级之后,每1级都是一个梯阶.就比如蛙世,它差不多是109级,只相差1级而已最终却败在恶魔虫族之手。

更直观的恒定方式为;永光世界那些灭世级族群随便投出一个,都能把灾祸军团给锤死,灾祸军团敢入侵女巫界,既是因为这边的军团

一击,也因为有黑暗神教作为同盟,一定程度牵侧女巫阵营,除此之外,另一个隐秘同盟假灭星,给了腐败领主入侵女巫界的底气成功单挑永光世界内所有灭世级族群的恶魔虫族眼下对上了灾祸军团,在这之前,凝灭过多个世界的灾祸军团7总感觉自己在军团流体中是顶尖梯队眼下,灾祸军团要见识到什么是恐怖。

上百万只恶魔焰龙横行分部开,然后以向北侧推进的方式,持续向下方喷吐龙焰,龙焰的冲击导致大地震颤,所过之处的黑雾消散,里面的沉沦者、腐化者被燃成焦炭,或是被后面不断推进的龙焰培,追踪亡命奔逃,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龙焰洗地

最后压轴的几万只泰坦巨兽入场后,真正的噩梦来了,电浆炮雨向北侧区域倾潮,球形液态的电浆炮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道弧,在巨错块向北侧看,如同在看一场无穷无尽的密集流星雨。

此时永冬城所在区域,大星精英商化者守在此地数量最起码有千万级别,这是灾祸军团的核心力呈而作为腐败领主心腹的异蜜首领,正5守在此,灾祸军团中,若似王从卫是腐败领主之下的最高位,其实异魔首领更深得腐败领主额信任。邪灵王太慢了,还没攻下那座要塞城。

站在阴影中的异魔首领感到不满,它这次已经够隐忍,没去和邪灵王抢攻城的功劳,想以此缓和双方越发紧张的关系,可准成想,对方这么久好没拿下那唾手可得的功劳,巨铠城的防御它们已经探讨过,毛似很强,其实强攻既破。

异窟首领等的越发不安,就在它准备带着军团出动,去增援邪灵王时,忽闻上空传来呼啸声,它迎头看去,一颗颗电浆炮落下,它此时降一的想法是,上空的预警生物,为何没发出任何警报。

壮观的电浆爆炸开始,一颗颗直径百米大小的电浆炮,在精英腐化者间炸开,它们强韧的身体变得不堪一击,暗血、血肉残片四溅,在电浆的灼烧下,弥散出一股焦糊味。

那些准备藏到巨大巢穴内的腐化者们发现,它们辛苦建立的美穴,此时如同土筑蚁穴股胎弱,电浆炮雨无处可逃的绝里感,让鹿化者们失

力咆哮。

当第一波电浆炮雨平息,异蜜首领从一堆扁化者尸骸下爬出,它环视周边,原本千万规模的精英扇化者军团,已被轰到七零八落,万幸的是,数量大概损失了几十万,这是侵袭了多个世界,用亿万生灵才转化出的精英扇化者军回,要是死伤超过十分之一,异魔首领回去,法和他的领袖腐败领主交代

破风声传来,异魔首领闻声毛去,发现是邪灵王带着一众大头目返回,异魔首领刚要开口询问,邪灵王却根本没理他,揉控痛化飞龙,直奔黑暗空间门而去,这分明是想逃离本世界,返回老巢。

异靡首领手心的秘纹涌动,几乎同时,黑暗空间门封闭,上面的空间纹路暗淡下来,见此,邪灵王调转视线,怒目而视,寒声道"不想死就开门。

这话刚出口,邪灵王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妥,所以立即补充道”虫族来了,我们马上退走。

虫族

异魔首领审视着邪灵王,这一幕很有趣,这有宿怨的双方,一方急的火烧眉毛,想立即逃离本世界,另一方则满心防备,担心莫名其妙就背锅,所以不敢轻易离开

只不过,异痛首领的疑虑很快就消失,因为它毛到比方才规横大几十倍的电浆炮雨飞来,还有天边那特续推进而来的火焰高墙,那犹如火焰天壁的景象,实在是太过震撼。

异魔首领不再犹豫,重新打开了黑暗空间门,他刚冲入其中几秒,第二波电浆炮雨落下,勉强打过第波的黑暗空间门,再也扛不住轰然小时后,此地被爽为平地,交祸军回引以为傲的J精英瞒化者军团」,彻底要灭在此,唯一留下的痕迹,只有满地蓄移所残留的骨渣这是被过度灼烧后,不值得吸收的那部分。

当天傍晚,侵入本世界的最后一只府化者,在天空城原址东侧的海边,被巡查的恶座兽小队所击杀,

将灾祸军团驱赶出本世界,对于巫师阵营来讲原本好事,但此时在月环城,1城区,女巫总部的议厅内巫师阵营有头有脸的高层齐聚在此,月女巫自然在首位,一旁是老妇人,以及几名巫师家族的老族长

就连不爱参与这类会议的会长珀,耶恩,这次都亲自到场,大贵族帝奥也来了月环城,这古王城的真正掌控者,最起码几十年没来此地在场的几十名巫师阵营高层,都毛羊议卓上方的投影,那正是恶魔焰龙如何剿灭灾祸军团的景象,高价违来的帮手很强力,对方出手的天,就把来犯之敌锤到怀疑人生

新的问题出现,就是这次请的帮手实在是太强,其军回流的战争能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现在敌人打跑了,怎么面对这位帮手,是个我别棘手的问题,在场所有人都感觉,一旦眼下这位笑然改变态度,相比这边的可怕程度,灾祸军团之勤所带来的威胁臂根本就不值一提.

巫师高层竹议论纷纷,老妇人愁眉不展,反倒是月女巫,她此时淡然的品味着红茶,至于为何如此,原因是她已经有点习惯了,眼下这一

和之前邀请到带若五件原罪物帮手的一幕,是何其的相似,月女巫喵了眼身旁的恩师,之前五件原罪物的事,还向对方蹒差呢。"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那灭法者忽然翻脸,我这把老骨头带他走。

老妇人沉声开口,这话与其说是公布怎么对付苏聪,其实真正目的是安抚在场的巫师高层们,以免有些被恶靡军团刺激到的人,做出什么极端的事。

并非老妇人小人之心阴而是必须要进行必要的防范,就算是同阵营间,稍有利益矛盾的自己人,都不是完全相信更别说,苏隐还不是巫师阵营的。

在他展现出恶魔虫族后,被巫师阵营暗中忌惮,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甚至于,倘若巫师阵营连这点防备都没有,莫就没必要与这势力继续进行合作了,防备心太差,关键时刻,容易被其连累。

当在场的巫师高层们都离开后,月女巫又品了口红茶,见此,老妇人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如果灭法者白夜真的改变立场,希望你和他的友谊靠得住,否则我只能舍掉这条老命,

月女巫有小饮了口红茶,听闻此言,老妇人先是疑惑,转而是满眼的欣慰,问道”难不成,你是终于心有所属了,我期待这一天很久了那倒不是。

月女巫略有心虚的再次喝了口红茶,见她有点心虚的目光,老妇人喜上眉梢,她也年轻过,当然懂这些,可还没等她继续说,月女巫就说出了实情。

白夜有本「原罪之书」,里面封印了五件原罪物您如果要和他同归于尽,我估计,女巫界应该也会什么

老妇人的喊声,传出了隔音极好的会议室,这位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老强者,在面对五件原罪物的量级后,也无法避免的破了大防。相比纷纷破防的巫师高层们,突祸军团破防更严重,这边现在正龟缩在老集,原本以为是「鹿化军团」对「巫师军团」的战争游戏,结果发展到现在,已经要变成恐怖游戏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