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四十七章:目的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9 19:48:41

浓烈的腐化烟气,从一个个下粗上细的烟囱内冒出,让天空城黑蒙蒙一片,地表的水源都呈现出红褐色,有剧毒的同时,还侵蚀着周边区域的土地。

这里是绿荫星,一颗原本郁郁葱葱,堪称是植物王国的九阶顶尖世界,生活在此地的土著名为巨灵族,他们爱护自然与生命,信奉自然因果,坚定的认为,只有爱护与茁壮所在的世界,才能有更美好的未来。

这让巨灵族成为最古老的一个族群之一,从虚空·第一纪元的初期,他们就生活在绿荫星,这里原本是颗废星,在二阶初期,几乎要滑落到一阶世界的阶段,也因此,这世界只有一颗星球,没有精彩又丰富的世界结构。

其实超脱·原生世界也只有一颗星球,问题是,超脱之界的这颗星球无比广袤,就比如女巫界,迄今为止,巫师阵营只能完全把控巫师大陆这片陆地,而这片陆地,占据整个女巫界6.5%左右,更广袤的是海洋、群岛、黑暗蔓延区,以及那些有着罕见动物的天空城。

不过巫师阵营毫无争议是女巫界的脸面,他们的兴衰存亡,决定女巫界的命运,这广袤到离谱的女巫界,有太多的秘密与危险,这些都是巫师阵营压着。

别看灾祸军团入侵女巫界时跳的欢,这是巫师阵营没拿出真本事,试问,众多巫师家族的中坚力量们,他们去哪了?答案是,去往那些危险至极,需要他们镇压的地方,不是因为有女巫界,巫师们才繁荣,而是有了巫师们,女巫界才适合智慧生灵们安居乐业,否则,这里将是各种可怕怪物的猎食场,是炼狱。

当初还是废星的绿荫星,只是二阶世界,作为流浪族群的巨灵族来到此地后,没嫌弃废星贫瘠,而是在此安家,在那时,巨灵族是七阶的族群,他们最初时,夜以继日的净化这颗星球上的污染物,让土地、水源重新焕发生机。

在巨灵族的爱护与发展下,绿荫星在虚空·第一纪元末期时,已成为六阶世界,巨灵族们不喜房屋,而是居住在森林或山脉中,这是个平均元素亲和力在300点以上的族群,可以想象其对自然与生命的热爱。

到了第二纪元的中期,绿荫星发展成八阶世界,到了这个阶段,成了绿荫星哺育巨灵族,而在第二纪元末期,巨灵族的族群等阶达到九阶,他们开始反哺绿荫星。

第三纪元的初期,是巨灵族与绿荫星的巅峰,九阶顶尖梯队的他们,并未欺凌弱小,在那时,巨灵族们开始喜欢长途旅行,他们去往那些即将枯竭、崩灭的中低阶世界,能挽救,则施以温和的手段挽救,如若不行,则让这个世界的生灵们,尽可能没有痛苦、平和的度过最后一段时光。

绿荫星有着海量资源,以及丰饶的自然元素,后者当然引起奥术永恒星的注意,不过奥术永恒星还是要脸面的,掠夺巨灵族这等万界老好人,实在是既丢人,又败坏名声,索性就当看不到,眼不见则不馋。

奥术永恒星是要脸面的没错,但有的势力不要脸,那就是灾祸军团,曾经那位抵抗深渊的大统领,早已被黑暗彻底侵蚀内心,绿荫星成为了它的目标。

巨灵族们很强大,怎奈,灾祸军团是军团流级别的侵略者,说起来,巨灵族与小精灵族只有一点不同,就是没找到靠山,小精灵族背后是灵魂书库,像灾祸军团这个级别的势力,不敢与灵魂书库叫板。

绿荫星曾经的美好景象已荡然无存,腐化将此地重度污染,整颗星球都透出污浊的黑红色,植物更是早就绝迹。

一座几万米高的辉煌建筑耸立,呼啸的风沙之中,这建筑显得既宏伟又透出几分死气沉沉,这正是灾祸军团的大本营。

位于顶层的议事厅内,全身暗红战甲的腐败领主在首位,在座的除了邪灵王、异魔首领这等灾祸军团的高层,神父、白金使徒、深渊大主教都在场,就连全身黑烟缭绕,看不清其形体与样貌的黑暗长子也在。

更让人疑惑的是,一众黑暗神教的中高层们,竟也都在场,他们之所以离开女巫界,来到这破败的绿荫星,是因为他们位于女巫界·幽影城的老巢,已化为焦糊的废墟。

整个幽影城都是罪犯、亡命徒、黑暗神教成员的地盘,能在那里生活的,不可能有良善之辈,在那里,所有稍稍展露善良的人,都会如同在食人鱼池中划破伤口,很快尸骨无存,不过,现在幽影城的治安已经没问题,龙焰让这座作恶之城不复存在。

说起来,女巫界的黑暗神教落得这般下场,完全是深渊大主教所害,听起来很荒谬,事实却是如此。

对于信仰深渊的黑暗神教而言,深渊大主教在他们信仰中的地位,只低于深渊,问题是,深渊大主教被封困在永光世界十万年。

如今深渊大主教重返女巫界,黑暗神教的高层们会欢呼雀跃?当然不,在之前,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现在,他们要遵从深渊大主教的命令。

本世界的黑暗神教有三个派系,首领分别是,光暗领主,黑洞·阿兹勒,以及黑暗长子,试问,这三方会愿意乖乖听从深渊大主教的吗?

他们手下的骨干成员,都是他们自己所拉拢,他们的黑暗力量,都是通过信仰深渊+付出代价得来,这两者,无论怎么看,都和深渊大主教没关系,凭甚么,现在都要听他的?

作为超级老阴哔的深渊大主教,刚回女巫界就意识到这点,所以他并没表现出强势,还拿出了「黑暗秘典」,秘密召集光暗领主、黑洞·阿兹勒、黑暗长子,将这秘典给三人,并告诉他们,要利用这秘典拉拢人心,壮大势力,只有黑暗神教强大,他才安全,毕竟他的仇家众多,以及他们四方的利益是相同的,这种黑暗知识,他还有很多。

三个年龄加起来勉强一千岁的家伙,怎么可能算计过深渊大主教这等十万年老阴哔,他对女巫界很了解,甚至比当代月女巫更为了解几分,因此他确定,某位灭法者会被邀请来,这是解决女巫界现今问题的最优解。

为了做好铺垫,深渊大主教背刺了死之女巫·朵萝,夺了对方那份黑暗之血,给了光暗领主,他又去往初代天空城·城主的陵墓,取来第二份黑暗之血,将其给了黑暗长子。

深渊大主教不确信自己能成功,但只要有三成概率,此事就值得一试,当得知灭法者真的来了后,他完全隐匿起来,因为他不能被对方察觉到,他干预过两份黑暗之血的走向,外加这不是算计,而是“礼尚往来”。

深渊大主教帮苏晓降低了获得黑暗之血的难度,而深渊大主教需要苏晓帮他除掉黑暗神教现今的三名首领。

可深渊大主教的确没料到,苏晓会直接灭掉幽影城,这既让深渊大主教损失惨重,也让他有了个机会。

其实深渊大主教一直想离开女巫界,这边的巫师阵营,怎么看都不像是气运已尽,而黑暗神教的发展,必须是蚕食一个大势力的尸骸,才能趁机取而代之,唯有在风海大陆,才可能有这机会,深渊大主教确定,风海大陆一定是最先衰败的超脱之界。

现在的局面是,幽影城的覆灭,已让几百名黑暗神教中层成员,不再信任黑暗长子,深渊大主教无需耗费太多力气,就能把这些中层成员收入麾下,带他们去风海大陆发展。

关于那些有战力没脑子的下层成员,到了风海大陆后,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心智不坚者,很难拒绝来之容易的黑暗力量。

议事厅内的气氛很压抑,恶魔虫族的强大战力,已经把灾祸军团给打懵了,现在更棘手的问题,是恶魔虫族是否会袭来。

“各位,据我所知,虫族不善追踪,况且绿荫星早就被我们改造成漂游星,我们的位置很难锁定。”

异魔首领开口,它四只手的手指交叉着,放射状瞳孔内,有着几分自信,毕竟这颗星球是由它改造,原本是想着将其改造成一个可移动的世界级战争堡垒,怎奈,结果成了卖家秀与买家秀的差别。

“以这颗星球的移动速度,的确很难追踪。”

邪灵王表态,他这话说的有水平,他与异魔首领是死对头,眼下的局面下,狠踩异魔首领的说辞,肯定会惹来不满,所以他选择捧杀。

“各位。”

神父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看来,他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灭法者·白夜现在正和欺诈者·凯撒联手对付你们,在场诸位真的有信心,能躲过欺诈者的追寻吗。”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无不色变,自从欺诈者成功盗取地精商会的2号~5号宝库,他的大名就在虚空外界传开。

说凯撒,依然没多少人认得,可提及欺诈者,只要不是那种没资格与外界往来的世界,本世界的强者一定听过欺诈者的大名,并且会下意识担忧自己的宝库,这就像下意识摸摸上衣里怀兜钱包还在不在是一个心理。

“各位,不必这么担心,其实我有个好消息。”

神父取出一块荧紫色空间碎片,将其放在桌上,说道:“这是我以死去一具分身为代价,取到的虚空之门碎片,以我作为乐园阵营成员的判断,这不是自身能力或装备特性,是一种称号能力……”

听闻此言,异魔首领手下的一名牛头异魔感觉不靠谱,高声质问道:“你怎么能证明,这是你说那所谓称号的能力。”

神父被打断叙述也不恼怒,面带几分慈蔼笑意向牛头异魔解释道:“你能分辨苹果、柑橘、梨子的味道吗。”

“当然能。”

牛头异魔回答的斩钉截铁,随后,他似是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面带慈蔼笑意的神父继续说道:“假设这虚空之门是称号能力,那么七成以上概率有能力时限,甚至在每个世界都有使用次数限制,否则的话,距离巫师大陆最近的群星岛,已经是虫族的领地。”

神父这番话说完,在场众人都感觉此言有理,可另一个问题是,女巫界与绿荫星并不是同一个世界,在女巫界,虚空之门的确到了使用限制,但在绿荫星并没有。

“还有一点,诸位不必担心那灭法者会无差别攻击绿荫星,我们之中的某个人身上,有那灭法者迫切想得到的东西。”

深渊大主教的话,让黑暗长子面色阴沉,他单手按在胸膛,感受三颗心脏内的黑暗之血,这是他最后的杀手锏,倘若被逼到绝境,他会毁掉这些黑暗之血。

“就是说,那灭法者不仅无法主动攻来,我们这还有他必须得到的东西,他很可能在没有虫族的协助下,来到绿荫星?”

邪灵王的眼睛放出不一样的神采,其他灾祸军团的高层成员,也都目露凶光。

“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但这优势还不够,我们需要强有力的盟友。”

白金使徒开口,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神父与深渊大主教,众人都知道,他们两人与陨灭星那边有勾结。

“这……很难办,各位也知道,陨灭星那边的态度很模糊。”

神父脸上的慈蔼微笑消失几分,这让邪灵王、异魔首领都绷起脸,其中的邪灵王说道:“神父,当初是你建议我们入侵女巫界,现在出了问题,你想溜走?”

听闻这带着几分威胁的话,神父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他与深渊大主教对视一眼,低声交谈几句后,他略微点了点头,叹气道:

“我们三个可以去试试,但如果只是我们三个去,路途上驱动那巨大界级传送阵,负担很大,这是去结盟,我们三个如果气息虚弱,结盟可能变成围杀,我建议,领主先生您麾下一半中高层和我们一同……”

“不可能。”

腐败领主表态,这是它到现在唯一一次开口。

“哦?意思是结盟我们去,人你一个不出,一点风险不承担,话说回来,你们在女巫界惨败,是你们能力不足,怎么现在搞的,和我们的计划有问题一样,让我们在各个世界跑腿。”

白金使徒开始有几分目光不善,这让灾祸军团的众人都心中打鼓。

“要不然这样,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白金使徒这话刚出口,黑暗长子立即打断道:“几位都冷静,路途上界级传送阵的驱动负担,的确是个问题,不如让我手下的上百名骨干成员去,这样既壮了声势他们也能承受住一路上界级传送阵的消耗。”

黑暗长子是以大局为重?当然不,他要派出的上百名骨干成员,都不是他的嫡系,是光暗领主和黑洞·阿兹勒的嫡系心腹们,这些人看似效忠于他其实都是来抱大腿,一旦与强大势力交上手,他们肯定第一个跑。

白金使徒环视这些心思各异的黑暗神教成员,刚要很不满的说些什么,一旁的神父对他使了个眼色,表示先忍耐,后续还要与腐败领主合作。

一行人出了灾祸军团的总部后,直奔界级传送阵的方向而去,他们是去陨灭星结盟?当然不,神父、白金使徒、深渊大主教是要立即跑路,离开这即将毁灭的世界。

其中的神父与深渊大主教,可是亲身经历过,苏晓是如何以军团流踏平永光世界的,这等前提下,他们得失了智到何种程度,才会在这方面与苏晓硬碰硬。

现在的情况是,深渊大主教带着一群有能力又有野心的黑暗神教小弟,直奔风海大陆去快速发展,神父与白金使徒则返回女巫界,为本次的计划收尾。

……

女巫界·月环城·女巫公会总部,月女巫的专属工坊内。

微光从上方映下,已吸收了四份黑暗之血的「星象圆盘」漂浮在铭刻台上方,苏晓抬手用食指拨动「星象圆盘」,失重状态的「星象圆盘」缓速旋转。

工坊内郁金香的淡淡幽香,让人胸怀舒畅,苏晓在考虑一个问题,如何绕过黑暗长子的情况下,凑齐五份黑暗之血,他能确定,黑暗长子已不在本世界,而是在灾祸军团的大本营。

他没见过黑暗长子,可对方能成为本世界黑暗神教三首领之一,必定是有直面死亡的勇气,倘若以虫族直接压过去,哪怕能灭杀黑暗长子,对方也会在死前,毁掉那份黑暗之血,之前几环主线任务的信息,不止一次提及,黑暗之血可以被破坏的。

主线任务的要求是以「星象圆盘」吸收所有黑暗之血,这任务看似已经无解,可换种角度看来,假设本世界内总计有30盎司黑暗之血,主线任务完全可以理解成,只要用「星象圆盘」吸收30盎司黑暗之血即可。

问题是,苏晓尝试过制造黑暗之血,此物的成分,他解析过多次,为一种强者的源血+液态世界之力+巫师恶变能量。

前两者还能想想办法,难点是最后的「恶变能量」,黑暗之血内的「恶变能量」浓度之高,堪称离谱,让人不解的是,巫师吸收了黑暗之血,并不会因为里面的「恶变能量」诱发恶变,这就更让人不解。

术业有专攻,在这方面,苏晓的确不算顶尖,好在他一向不是死心眼,在确定黑暗之血无法复刻后,他决定采用一个比较冒险的计划,那就是稀释。

他现有25盎司的黑暗之血,如果在其中加入适应性足够强的调和液体,并非没可能将25盎司黑暗之血,变成30盎司,只是浓度低了些他又不是要吸收这东西获取力量,归根结底,黑暗之血对于他来讲只是钥匙,华丽的金钥匙还是粗糙的铁钥匙,并不关键,关键是能开门。

就在苏晓准备冒险一试时,放在一旁的通讯器响起,拿起查看,是月使徒拨来,这稍有奇怪,这种联络,应该是莫蕾拨来才对,他将其接通,通讯器内传出莫蕾的声音:

“喂?喂喂?月使徒,你这什么破通讯器,怎么没声音啊。”

“不会啊,我上个月刚买的。”

“你看,一点声音没有,嘭!嘭!嘭(拍打声)。”

“信号正常呀,你说有没有可能,你刚开始就喂喂喂个不停,白夜那边没说话。”

“额~,白夜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听闻此言,蹲在一旁衣架上的巴哈嘴贱道:“听不见。”

“完了,他那边听不见。”

可以听出,莫蕾的语气中透出几分懵逼,如果说以往是沙雕少女,那现在就是沙雕欢乐少女了。

“都让你不要喝酒,你非要试试豪妹对瓶畅饮是什么感觉,喝懵了吧。”

“问题不大,我只是感觉自己变的有点呆而已,我酒品很好的。”

“要不你先挂断吧,等你睡醒再波过去,以免再皮断腿。”

“莫得问题,咳~,白夜,「月石」矿脉开采完了,我们三个的在女巫界的停留时限也快到了,你什么时候来取「月石」?其实给你送过去也行,但我们三个的实力还有待提升,在女巫界长途跋涉,路途凶险,不过我感觉,我现在已经克服这胆怯了,你等着,我过会就给你送过去……”

“你冷静啊,忘记前几天,你差点被野外的琥鹿顶死,要不是它心生怜悯,你现在还得躺着休养。”

“你,你胡说,我是看它拖家带口的,不忍下重手。”

“那你为什么趴地上说,鹿大佬我错了……“

“啊!!闭嘴啊!”

“你…你别说不过就动手,我是召唤系,呜~我错了……”

在月使徒的惊呼声中,苏晓挂断通讯,他决定后续抽个时间去取「月石」,「月石」作为能直接兑换稀有起源石的物资,是强化斩龙闪的关键。

收起通信器,苏晓单手握上「星象圆盘」,随着他的操控,一滴滴黑暗之血从「星象圆盘」内渗出,聚成一大团,他拿出早就调配好的透明药剂,将其倒在这团黑暗之血上。几秒后,二者有融合迹象。

从本质上来讲,黑暗之血可以算是种粗糙、极其稀有的材料,它不是一种稳定的力量来源,这点从古王与最强污秽者·黑暗先知都不使用它,就能看出,苏晓作为药剂大师,当然能把一种材料的浓度调低。

苏晓尝试以「星象圆盘」吸收这些稀释后的黑暗之血,随着黑暗之血被全部吸收,提示出现。

【「星象圆盘」已吸收黑暗之血(102.6%)。】

【检核到黑暗之血浓度有所变更,判定中……】

【判定完成,此浓度的黑暗之血,足以驱动「星象圆盘」。】

【当夜晚时分,你以双手将「星象圆盘」举起,对着天空中的月亮做出「飞升者」姿态,完成此动作后,你即可前往「月之圣殿」。】

【警告:此任务无惩罚,可立即放弃,返回轮回乐园。】

……

事实再次证明,知识就是力量,成功绕过黑暗长子这无解的一环,苏晓暂不准备激活「星象圆盘」,而是先灭掉灾祸军团再说。

“我亲爱的朋友。”

凯撒忽然开口,苏晓险些下意识单手按在腰间的刀柄上。

“我看你刚才在忙,就没打扰你,灾祸军团老巢的位置找到了,在绿荫星,可现在有个问题,绿荫星是个陷阱。”

凯撒开始叙述绿荫星那边的情况,简单而言,神父将原罪物·黄金圣杯,放置到了那世界的核心处,现在黄金圣杯已将那世界的世界之核吞入杯中。

倘若虫族与灾祸军团在那边交战,无论谁输谁赢,神父一定是最大的赢家,黄金圣杯能吸收到海量的灵魂力量,进入到满溢状态,一旦黄金圣杯满溢,神父就能借此大量提升神血,

苏晓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晋升绝强后的神父就够难对付,倘若让对方再度变强,后续必定是波及性命之危的隐患。

到绿荫星海量召唤虫族,显然不是良策,普通恶魔焰龙的龙焰,还不足以将敌人的灵魂能量也燃烧殆尽,但有一只恶魔焰龙可以,那就是最强焰龙·巴巴托斯,没错,苏晓准备让最强焰龙·巴巴托斯自己,单挑整个灾祸军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