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088章 你抓疼她了,松手!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2:49:49

“阮梨,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在这里也能碰见你这个扫把星!”

对方直呼阮梨的名字,说出的话也很难听,这让乔橙非常不爽。

乔橙生气地瞪过去,在看清说话的人是沈凝雅以后,直接被气笑:“原来是你这个贱人啊。”

“你……”

沈凝雅自然不爽地想要回怼,但一想到今天的宴会是乔家举办的,她不能得罪乔橙,只能硬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话憋回去。

“离开傅家又傍上乔家,阮梨,我还真是小瞧了你的本事!”

“不知道如果让阿礼知道你做的这些,会怎么样呢?”

得罪不起乔橙,沈凝雅又将枪口对准阮梨:“你给我好好等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冷声放完这句狠话,沈凝雅气冲冲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脑子有病。”乔橙看着她的背影,气愤地吐槽道。

“我家都没给沈家寄请帖,她到底是怎么上来的?我得跟我爸妈说,必须把她赶下去!”

乔橙说着,松开手看向阮梨:“小梨子你先随便逛逛,我等会儿来找你。”

看到她这么生气,阮梨也不想圣母心的说这事算了,便点点头没有阻止。

乔橙离开后,阮梨就慢悠悠往里逛着。

这艘游轮有十八层,每一层的设施都不一样,就如同是一个可以在海上移动的小城市。

光是餐厅,就有二十多家不同的,甚至每一层还有几十个服务员端着摆放着酒杯和甜品的托盘来回走动。

阮梨酒量不行,所以自觉地拿了一杯橙汁喝。

“小梨子!”

刚逛了没多久,一道熟悉的男声在喊她。

阮梨回过头,就看到裴斯年正朝着自己跑过来,身后还跟着西格蒙德。

“斯年哥。”阮梨笑着跟他打招呼:“你怎么找到我的?”

她在登船后跟裴斯年发了消息,本来以为游轮这么大,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到,没想到这么快就碰见了。

“因为……”

“因为你太耀眼,在人群中我们也能一眼发现。”

西格蒙德笑着开口,打断了裴斯年的话。

“西格蒙德。”裴斯年皱眉,用德语质问他:“你怎么把我想说的说了!”

“哈哈哈哈哈。”西格蒙德没回答,但笑得非常开心。

阮梨看着两人的互动,嘴角也不由得上扬起来,之前的坏情绪似乎消散了一些。

“我们一起逛逛吧。”

裴斯年没再搭理西格蒙德,笑着看向阮梨:“这里有很多游玩项目。”

“逛逛可以,不过玩……”阮梨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礼服:“我穿着裙子,可能不太方便。”

“刚才忘了说,小梨子你今天很漂亮。”裴斯年轻咳了一声,非常认真地夸她。

“谢谢斯年哥。”阮梨笑着道谢,脸颊上的小梨涡更明显了。

西格蒙德听不懂中文,但看着两人都笑得这么开心,心里隐隐猜到了一些。

他掩拳咳嗽了两声,主动开口:“我有点事,你们慢慢逛。”

说着,西格蒙德还不忘对着裴斯年眨眨眼,仿佛是在用眼神给他加油。

“他怎么了?”阮梨看了眼西格蒙德离开的背影,非常疑惑:“眼睛抽筋了?”

裴斯年一愣,随即被她这句话给逗笑:“对,眼睛抽筋了。”

“我们不要管他,走吧。”裴斯年边说边走,忍不住问她:“小梨子,你要忙的事情忙完了吗?”

“还没有。”阮梨摇摇头:“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那我们还是不能见面吗?”裴斯年垂眸,眼底一片落寞:“我爸妈很想要见你。”

“抱歉,现在的确没时间。”阮梨顿了顿,只能继续骗他。

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不想要把自己在乎的人牵扯进来。

裴斯年和她的父母,都是阮梨在乎的人。

“不用跟我道歉。”裴斯年闻言,看着她的神情立刻紧张起来:“你要做什么就去做。”

“反正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开口,我一定会帮你的!”

“好。”阮梨浅笑着应道,但心里已经打算不要麻烦他。

两人边走边聊,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只是没过多久,阮梨就察觉到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

可当她凭着直觉望过去时,只看到来往的宾客,没有发现可疑的身影。

难道是她的错觉?

阮梨想着这些事情,不由得有些出神,没太注意脚下的路。

她平时就很少穿高跟鞋,本来走路就不太稳当,走着走着就突然崴了脚。

“小心!”

眼看着阮梨身子要往旁边倒,站在她另一边的裴斯年及时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往怀里一扯,将她牢牢抱住。

“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事情。”

阮梨一愣,回过神后赶紧退出裴斯年的怀抱:“谢谢斯年哥。”

“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裴斯年笑着应了句,看了眼刚碰到阮梨的手掌,默默将手握紧成拳,藏起了眼底翻涌的情绪。

“脚有没有受伤?”裴斯年的视线落到阮梨的脚上,担心地询问。

“没有,只是……”阮梨摇摇头,回答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手臂突然再次被人抓住。

和刚才不同的是,这次抓住她胳膊的手格外用力,让阮梨都觉得有些疼了。

她生气地抬头望去,正好对上一双漆黑幽邃的双眸。

竟然是傅砚礼!

裴斯年也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和傅砚礼其实没什么交集,但在知道阮梨这些年一直养在傅家,还都是住在苏婉卿的家里后,他就特意了解过他们。

傅砚礼这个人,似乎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危险。

虽然意外,但裴斯年在看到傅砚礼抓着阮梨胳膊的手后,还是很不爽地皱起眉。

“你抓疼她了,松手!”

裴斯年声音冰冷,一边说一边抓住阮梨的另一只胳膊。

上次傅砚礼看到裴斯年送阮梨回家时,并没有出现,所以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

一股奇怪的火药味在两人之间蔓延开。

但傅砚礼没有搭理裴斯年,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视线从始至终都落在阮梨身上。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傅砚礼才沉声开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