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089章 阮阮,我们已经算不清了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9:06:30

“不回我的消息,扔下我自己登船,就是为了跟他一起?”

傅砚礼质问的声音冰冷至极,甚至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抓住阮梨的手也小幅度轻颤着。

“阮梨,你越来越不乖了。”

“傅总现在是以什么身份说这话?”

阮梨与他对视,语气也很不客气:“没记错的话,我和傅总好像只是工作关系。”

话音落下的瞬间,她看到傅砚礼愣了愣,然后垂下眼眸。

好像还隐约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受伤和委屈。

但很快阮梨就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觉得那是自己的错觉。

傅砚礼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受伤?

委屈就更不可能!

他们三个人,本来每个的外形都很引人注目,现在闹出的动静不小,自然吸引了很多宾客的目光。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不断传进阮梨的耳朵里。

这是乔家的宴会,阮梨不想搞砸,只能忍着怒气,一边挣扎一边压低音量继续跟傅砚礼说。

“傅总应该也不想闹得太难看吧!”

傅砚礼沉默着没说话,但抓着她的手又收紧了两分,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这么多年,阮梨参加宴会的礼服全都是傅砚礼准备的,这次也是一样。

他早早准备好礼服、鞋子包包、化妆师和发型师,可这些还没来得及出场,就统统被阮梨拒绝了。

傅砚礼看着眼前的阮梨,礼服首饰全都是大牌,从头到脚都很精致。

他之前有让人盯着阮梨的卡,只要没钱花了就及时给她打钱,可手下说她的卡一直都没动过。

所以,她今天的这一身并不是她自己买的。

不是她买的,那难道是裴斯年?

阮梨拒绝了自己的示好,却接受了裴斯年,这让傅砚礼怎么能忍得住!

傅砚礼又气又吃醋,心里很是难受,情绪也跟着逐渐失控。

有太多人觊觎着阮梨,傅砚礼不想听许明的慢慢来了。

他想把阮梨带回梨海湾,把她关起来,不让任何人再见她!

想到这,傅砚礼再也忍不住,直接拽着阮梨就想要离开这里。

裴斯年自然不会让他得逞,拦住了他的路,两人开始争执起来。

眼看着快要动手,许明赶紧出现拦住傅砚礼。

“老板,现在动手对你不利!”许明小声对傅砚礼说。

“阮小姐本来就偏向裴斯年,你再和裴斯年打起来,她只会心疼裴斯年,更讨厌你的。”

“这不是正合了裴斯年的心思!”

许明这么一分析,傅砚礼也慢慢冷静下来。

再加上看到阮梨微微泛红的眼眶,傅砚礼实在是不舍得再惹她难过了。

他的指腹在她的胳膊上轻轻摩挲了两下,最后不舍地收回手。

裴斯年见状,赶紧将阮梨护在自己身后,然后皱眉瞪着傅砚礼。

“小梨子这些年在傅家花了多少钱,你说个数,钱我裴家一分不少都还给你。”

“她现在不想和你们来往,希望你们也你不要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裴斯年说完,拿出手机等着傅砚礼说完直接打钱。

“给她花钱是我心甘情愿。”傅砚礼冷声开口,视线依旧紧落在阮梨身上。

“而且,钱能还清,这些年付出的感情和心思呢?”

说这话时,傅砚礼的语气缓和了很多,眉眼里是藏不住的温柔。

阮梨听着这些话,再次懵了。

傅砚礼昨晚的告白本来就很让她震惊,现在又说这么暧昧不清的话,实在是奇怪又离谱!

压下有些躁动的心跳,阮梨认真地看着傅砚礼:“傅总放心,欠傅家的钱和人情,我自己会还的!”

说完,她就赶紧拉着裴斯年离开了。

“还不清的。”

傅砚礼没有追上去,只是看着阮梨离开的背影轻声喃喃道:“阮阮,我们之间早就算不清了。”

阮梨不想去想傅砚礼,可还是被他的那些话弄得心烦意乱。

裴斯年虽然不知道阮梨和傅砚礼之间的那层关系,但看着刚才两人的反应,已经大概猜到了一点。

“小梨子,你……”

看着阮梨失神的样子,裴斯年想要问问她和傅砚礼的事,可开了口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

正巧这个时候阮梨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乔橙打来的,问她在哪里。

阮梨把位置报给她,裴斯年也默默将想要问的话咽了回去。

很快乔橙就找过来了,除了她以外,还跟着傅承温和另一个陌生男人。

男人大概和傅砚礼一样高,身材修长挺拔,穿着身银色西装,五官俊朗帅气。

帅哥阮梨见过太多,她本来是不会有太大反应,可看清男人的脸以后,阮梨和裴斯年都愣住了。

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眉眼,实在是太像她那在火灾中去世的哥哥——阮朝。

“哥哥!”

阮梨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太多,就已经忍不住冲到男人面前,一把抱住他。红着眼哽咽地喊道。

“哥哥,你还活着!太好了,这真的太好了!”

男人被阮梨这突然的举动给弄懵了,手僵在半空中,眉眼里满是震惊和疑惑。

他顿了顿,然后无措地看向一旁的乔橙:“橙子,这是你朋友?”

“是,但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乔橙摇摇头,紧张地看着阮梨介绍道:“小梨子,这是我哥乔景屿。”

虽然她的确存了想要撮合阮梨和乔景屿在一起的心思,可阮梨此刻的反应实在让她很意外。

裴斯年也很震惊,不过他的反应比阮梨要小点。

“抱歉。”

裴斯年朝着乔橙歉意地笑了笑,温柔解释:“你哥和小梨子的哥哥长得有些像,所以她才会这么激动。”

“小梨子的哥哥?”乔橙一愣,这才想起之前听阮梨说过。

她的家人都在一场火灾中丧生,全家只有她还活着。

想到这,乔橙就很是心疼,赶紧对着乔景屿挤眉弄眼,无声地对他说。

“哥,你先充当一下小梨子的哥哥,安慰安慰她!”

乔景屿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但听到阮梨哭得那么伤心,心里竟然也觉得不好受。

他想了想,只好放下一直高举着的手,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安抚道。

“没事了,哥哥在这里。”

一旁的傅承温看到这一幕,沉默几秒后突然开口问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