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00章 阮阮,不要离开我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9:34:39

“学妹,那辆车看起来好贵,你朋友是做生意的吗?这么有钱。”

应锋的语气倒是很正常,但阮梨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可能是吧。”她应了一声:“他没跟我说,我也不是很清楚。”

看出阮梨并不太想聊这个,应锋尴尬地笑了笑,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此时正是饭点,餐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还有不少人在外面排队等着用餐。

但阮梨他们一进来,就直接被服务员领到座位上坐下。

“这是你提前订好的?”阮梨立刻明白了,有些疑惑地看着应锋问道。

他怎么确定她今天一定有空?

“是啊。”应锋笑着点点头:“既然要约你吃饭,我当然要提前订好餐厅啊。”

似乎是看出了阮梨的疑惑,应锋继续解释:“我先把座位订下来,你没空也没关系,总比你有空而没有位置强。”

阮梨听到这些,再看着应锋一脸真诚的表情,心里突然有些不自在。

不管是下雨开车送她回去,还是现在约她吃饭,应锋一直都很细心周全。

反而是她,一直对应锋保持着警惕和疏远。

这一刻,阮梨忍不住想,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戒备心太重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阮梨接下来对待应锋的态度比之前缓和了一些,但也不算亲密熟络。

两人边吃边聊,吃完一顿饭已经是晚上八点。

应锋本来准备在阮梨之前买单,但阮梨还是抢先一步付了款。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学长就别跟我抢了。”

阮梨朝着应锋浅笑了一声,快速买完单后打了声招呼,就直接上车离开了。

应锋看着那辆豪车渐渐驶远,眼睛微微眯起,最后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人和车,他应锋都要得到!

阮梨坐车回到公寓,就让林叔回去了。

她本来是想和小白见一面,但这顿饭一吃完,时间已经太晚,干脆就约定明天见。

进门后,阮梨先去泡了个澡。

在外面待了一天,身上的灰尘和细菌太多,她实在是觉得不太自在。

只是,等阮梨泡完澡准备吹头发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这么晚谁会来找她?

想到之前出现在家门口的刘红,阮梨警惕地走到门口,先打开了门铃上的摄像头。

在看清门外站着的人之后,她直接愣住。

傅砚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怎么知道这个地址的?

这个疑问刚一冒出来,就被阮梨直接压下去了。

他可是傅砚礼啊,想查一个人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弄不到她的地址呢?

阮梨不想让傅砚礼进来,正打算假装没听见门铃,转身回房间,就听到许明的声音响起。

“阮小姐,老板喝醉了不愿意回家,非要来见您,您就开门让他进去坐会儿吧。”

又醉了?

阮梨一时冲动,按下了监控上的麦克风:“他酒量好得很,怎么可能会醉。”

“许特助,上次在德国你们也是用装醉这招来忽悠我,现在又想这样?”

“不好意思,我不会再上当了!”

“不是的,阮小姐您误会了!”扶着傅砚礼的许明闻言,急忙喊道。

“老板之前从江里上来后,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去照顾阮小姐您,回到京市就直接感冒了,到现在都没完全好。”

“而且这段时间老板的压力很大,今天应酬又喝了不少酒,他确实是醉了。”

“我拿我单身二十年给您发誓,我绝对没有骗您!”

阮梨听到他说的这些,往回走的步子停了一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许明说的是不是实话,阮梨不知道,但傅砚礼跳进水里救她的事是事实。

她欠傅砚礼一个人情。

所以阮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开了门。

结果没想到门刚开,傅砚礼就往前踉跄了两步,朝着她扑了过来。

还好阮梨及时伸出一只手扶住墙壁,另一只手抓住傅砚礼的胳膊,这才避免了两个人一起摔到地上的惨剧。

“阮小姐,公司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老板就交给你了!”

“诶,你……”

阮梨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许明就火速溜走了。

走之前甚至还记得替她关上大门。

所以她这是又被骗了?

意识到这一点,阮梨有些生气地推开傅砚礼:“行了,你别装醉了,赶紧走!”

然而,被她推开的傅砚礼并没有像阮梨所想的那样站直身体,反而往后退了一步。

后背撞到门板上,然后顺着门滑坐到地上。

整个过程中,傅砚礼没有一点反应,就好像真的醉到失去意识了。

难道许明没有撒谎,傅砚礼真的醉了?

阮梨看着低着头坐在地上的傅砚礼,可怜兮兮的,很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狗。

心头涌上一股酸涩的感觉。

不管是为了报答傅砚礼救自己的恩情,还是为了感谢苏婉卿和傅文山对自己的照顾,她都没法不管他。

总之最后阮梨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还是伸手把他扶了起来。

不过傅砚礼的身高体重摆在这里,阮梨的力量根本支撑不住。

只能撑着他一点点慢慢往前走,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扶到床上躺下。

等傅砚礼躺下后,阮梨才发现他眉头紧皱,脸颊泛着不自然的红色。

这不会是发烧了吧?

阮梨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实比她掌心的温度要高。

她不敢耽搁,赶紧转身想去找医药箱给他测个体温,但手腕却突然被傅砚礼紧紧抓住。

“别走。”

傅砚礼哑声开口,抓着她手腕的手紧紧握住:“阮阮,不要离开我。”

阮梨的身体一僵,心脏猛地一颤,没想到傅砚礼会突然说这些。

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想到之前在德国他装醉的那次,阮梨就觉得他现在的样子也是装的。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装成这个样子,但她很生气,也很不想理会。

“傅砚礼,我知道你在演戏,别这样假惺惺的。”

阮梨挣脱开他的手,拿了体温计回来给他含进嘴里,语气有些凶巴巴地威胁他。

“老实点,再装我就把你扔出去!”

大概是这句威胁起到作用,傅砚礼真的不再乱动。

但是一双带着湿意和迷离的眼眸却紧紧盯着阮梨,眼底有什么在躁动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