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01章 傅砚礼是故意的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9:34:03

又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阮梨被他这样的眼神盯着,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跳动,赶紧移开视线。

几分钟后,她取出体温计一看,竟然都快三十八度了。

没达到三十八度是不能吃退烧药的,所以阮梨只能先给他物理降温。

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点冰块,用毛巾包着给傅砚礼擦脸。

但光擦脸是不行的……

阮梨的视线下移,落在傅砚礼身上的西服上。

物理降温还需要擦腋下和身上,不然效果不大。

可她现在和傅砚礼已经没有关系了,擦身体这种事太暧昧,她来做并不合适!

阮梨想了想,还是给许明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阮小姐怎么了?”

“……”阮梨沉默了两秒,尽量忽视许明声音里快要藏不住的兴奋:“傅砚礼发烧了。”

“看来是老板的感冒加重了。”

许明顿了顿,很认真地叮嘱阮梨:“对了阮小姐,老板今晚喝了酒,不能吃头孢。”

“你跟我说这个干嘛?我是让你来把他带走!”阮梨忍不住皱起眉。

“可我现在已经离开了。”许明十分理直气壮:“车都开远了。”

“你可以掉头再回……”

“不好意思阮小姐,我有电话进来了。”

许明直接挂断电话,等阮梨再打已经打不通了。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阮梨生气地将手机扔到一边,看了看还躺在床上,眼神迷离的傅砚礼,只觉得头疼。

要不是傅砚礼真的发烧了,她都要怀疑这是他们俩合伙骗她的!

深吸一口气,阮梨先从医药箱里找了感冒药,倒了杯温开水喂傅砚礼喝下。

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脱掉他西服,解开衬衣的扣子,开始给他擦拭身体。

如果只是单纯的发烧或者喝醉,傅砚礼还不会成这样,但现在两样叠加在一起,他是真的晕乎了。

意识还没完全消失,但整个人像个棉花娃娃一眼,任由阮梨摆布着。

给他擦拭完一遍,阮梨已经累得不行,干脆把被子给他一盖,就拿着吹风机走进浴室。

刚才光顾着照顾他,她的头发都还没来得及吹干。

关上浴室门,阮梨开始专心吹头发,没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结果没吹多久,浴室门突然被打开。

她一愣,赶紧转过头,就看到傅砚礼正站在门口看着她。

他的西装外套被她脱掉,衬衣的扣子全部解开,紧实性感的腹肌若隐若现。

再往上,是恰到好处的胸肌和精致的锁骨,然后是他那张帅气的脸蛋和带着些许迷茫的双眼。

这样的画面很有冲击感,阮梨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你进来干嘛?”

阮梨着急地想要赶他出去:“回去躺着!”

可傅砚礼就好像是听不懂她的话一样,盯着她看了几秒后终于挪动脚步,却不是出去而是朝她靠近。

身高体型的差距带来的压迫感有些强烈,阮梨下意识往后退一步,后腰抵在了洗漱台上。

退无可退了。

“傅砚礼,你……”

阮梨有些气恼地瞪大眼睛,正想要出声凶他,傅砚礼却突然拿过她手上地吹风机。

他什么话也没说,一只手拿着吹风机给她吹头发,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指腹穿过她的发丝,一点点轻揉着她的发根。

很温柔的动作,让阮梨有一瞬间的恍惚。

其实,这不是傅砚礼第一次给她吹头发。

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做过这样的事,那时的阮梨会觉得很幸福。

可是现在,她的心只有一瞬间的悸动,便很快恢复平静。

“不用你来。”阮梨往旁边躲开,抢走吹风机扔到一边,皱眉看着傅砚礼。

“我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但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操心!”

傅砚礼没说话,灼热的视线一直盯着阮梨的脸。

阮梨被他这样看得有些不太自在,想要躲开,傅砚礼却固执地继续往前走。

他将阮梨禁锢在自己和洗漱台之间,身体与她紧贴,伸手捧住她的脸。

“傅砚……”

看着他缓缓低下来的脸,阮梨生气地挣扎着,可下一秒,他有些发烫的额头与她的额头相抵在一起。

他到这就停住了,没有吻她,但这个动作好像比亲吻更暧昧。

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阮梨下意识想要推开他,却忘了他衬衣的扣子都解开了。

手一伸过来,就触碰到他滚烫结实的胸膛。

手感挺好,但阮梨还是吓得赶紧缩了回去,耳尖也跟着发烫。

浴室里很安静,静到阮梨感觉都能听到自己和傅砚礼的心跳声。

“阮阮。”傅砚礼轻声唤着她,温柔缱绻的语调里带着哽咽:“对不起。”

阮梨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给自己道歉,可听到这话,眼眶还是控制不住地泛酸。

委屈、难过和不解,以及其他各种情绪一起涌上心头,让她心情非常复杂。

就在阮梨犹豫着该说些什么时,肩上突然一沉,傅砚礼的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傅砚礼?傅砚礼!”阮梨轻晃了晃他,连着喊了几声,他都没有反应。

看来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阮梨松了口气,只能像之前那样又把他弄到床上,然后重新用冰毛巾给他擦拭一遍。

做完这些,阮梨累得不行,直接到外面的沙发上躺下睡觉。

半夜她又醒了一次,给傅砚礼量了个体温,确定已经退烧后才又放心去睡。

睡着后,小时候和傅砚礼的相处跟长大以后他们在一起的画面,一起出现在阮梨的梦里。

让她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

第二天早上她醒过来时,外面天已经大亮,温暖的阳光透过半遮光的窗帘落在床上。

阮梨闭着眼睛下意识想要去摸自己的手机,摸着摸着突然反应过来。

她昨晚不是把床让给傅砚礼,自己去睡的沙发吗?

怎么现在变成她睡床上了?

难道是她昨晚梦游了?

可她以前从来没有梦游过啊,而且她住的是复式公寓,卧室和客厅分别在楼上楼下。

总不可能梦游还能从一楼爬楼梯上二楼吧?

阮梨正懵着呢,卧室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紧接着傅砚礼高大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