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37章 他今天向我表白了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3:34:08

乔橙和乔景屿是从地下车库上来的。

在看到阮梨红着眼眶,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后,乔橙立刻上前拉住她的手询问:“小梨子,你怎么哭了?”

“没有,是外面风大,不小心迷了眼睛。”阮梨勉强挤出一抹笑。

虽然她觉得对乔橙撒谎不好,但她不想再让更多人知道自己和傅砚礼以前的事。

好在乔橙也没有再多问,阮梨悄悄松了口气。

三人一起乘电梯上了楼。

乔橙今天一天都和傅承温在一起,她有很多私密话想要跟阮梨说。

所以出了电梯后,乔橙毫不客气地赶走乔景屿,然后跟着阮梨回了家。

乔景屿看着阮梨家的门关上,犹豫一会儿后就回了自己住的房子。

“小梨子,你在傅家待了那么多年,应该有些了解傅承温吧?他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呀?”

一进家门,乔橙就拉着阮梨在客厅沙发上坐下,紧张又激动地问她。

“我和他的接触其实不多,也不了解。”阮梨摇摇头,老实回答。

想到上次在傅家老宅,傅承温明明知道她进过傅老爷子书房,却替她隐瞒的事,阮梨补充一句。

“他之前帮过我,应该是个好人。”

“我也这样觉得!”乔橙激动地点点头:“我这段时间和他相处下来,发现他这个人真的很好。”

“不管是性格,还是三观或者爱好,都和我完美合拍,而且他真的特别温柔!”

乔橙说着,轻叹了一声:“可惜他的腿和身体都不太好。”

乔橙倒是不嫌弃傅承温的腿,就是有些心疼他,替他觉得可惜。

阮梨听到她这么说,愣了一下才开口:“可是,我之前听人说过一句话。”

“如果突然出现一个和你完美适配的人,你一定要留个心眼,因为他很有可能是抱着什么目的接近你的。”

阮梨也知道自己背后这么说傅承温不太好,但乔橙是她的好朋友,她必须提醒一下。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我觉得他应该不会。”乔橙再次叹了一口气。

“而且,我觉得他挺可怜的。”

母亲早早去世,父亲再婚以后对他不管不顾,只有爷爷奶奶对他还算不错。

傅承温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还能那么温柔善良,没有长歪,真的已经很难得了。

“你自己有个判断就好,那句话也不是适用所有人的。”阮梨点点头。

她自己也觉得傅承温这个人还挺不错的,所以也就没反驳乔橙这话。

“其实,他今天向我表白了。”乔橙说到这,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毕竟她活了二十二年,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那你答应了吗?”阮梨笑了声,忍不住八卦起来。

“没有,我说我要考虑一下。”乔橙笑着将头靠在她肩上。

她这次来京市的目的,傅承温心知肚明。

乔橙说考虑一下,其实也算是变相的同意。

如果她真的对傅承温没那个意思的话,一定会直接拒绝的。

“那你好好考虑。”阮梨笑看着乔橙,心里其实已经大概猜到结果了。

“嗯!”乔橙开心地应了声,又和阮梨聊起别的事。

直到时间有些晚了,乔橙才不舍地跟她分开,回了自己的房子。

结果乔橙前脚刚走,阮梨正准备去洗澡,后脚门铃就响了起来。

这个点会是谁?

阮梨疑惑地走到门口,一看门铃上的监控,发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乔景屿。

他来自己做什么?

阮梨非常意外,但还是打开了门。

“这么晚过来,打扰你了吗?”乔景屿轻轻勾起嘴角,笑着问了一句。

“你是看着橙子回去以后过来的,知道我还没休息,也就不算打扰了。”

阮梨直接说明了事实,然后往旁边侧身,让他走进来。

虽然大晚上让一个男人进房有些危险,但大概是因为乔景屿是乔橙的堂哥,加上他和自己的哥哥长得实在是太像,阮梨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

两人也坐到沙发上,但和刚才跟乔橙的亲昵不同,现在他们之间隔了很大的距离。

“你之前说,我和你已经去世的哥哥长得很像,我可以问问你哥哥的事吗?”

乔景屿坐下后也不多废话,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阮梨一愣:“我哥哥的事?”

“对。”乔景屿顿了顿,补充道:“这也许能帮我找回记忆。”

阮梨有些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但还是轻点点头:“你想问什么?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你哥哥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当时他几岁?”

“十三年前,他有十一岁了。”

听到这个回答,乔景屿的双手不由得用力握紧,心跳跟着加快跳动。

这个年纪跟他对上了。

其实今天乔景屿在京市逛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和自己记忆有关的线索。

原本他很失落,打算明天再去找找,却在回来的路上无意间碰到了一对双胞胎。

看到那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时,乔景屿的脑海中立刻冒出了阮梨的脸。

虽然说“人有相似物有相同”,毫无关系的两个人长得相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这种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而且,他对阮梨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乔橙也说她有这种感觉。

这种种加起来,实在不是一句巧合就能解释清楚的。

所以,乔景屿打算亲自来问问阮梨。

担心这会是个乌龙,乔景屿这才选择先瞒着乔橙。

想到这,乔景屿的语气不由得有些急切:“那你还有没有你哥哥十一岁时候的照片,或者记不记得你哥哥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印记?”

阮梨听着乔景屿的这些问题,还有他激动的神情,立刻反应过来。

“你问这些,不会是觉得你是我哥哥吧?”阮梨下意识皱起眉。

“我的确很希望我哥哥还能活着,但当年我亲眼看到他被烧焦的尸体,警察也给他开了死亡证明。”

阮梨的声音不由得哽咽起来:“你不会是我哥哥。”

就是因为阮梨抱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在第一次见到乔景屿的时候,她根本不敢往这方面想,生怕自己会空欢喜一场。

乔景屿听到她这话愣了愣,突然轻笑了一声,缓缓开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