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38章 哥哥还活着?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5 00:41:28

“眼见不一定为实,不仔细确认一下,你又怎么确定不可能是呢?”

阮梨知道乔景屿说的有道理,而且这事虽然太匪夷所思,但她的确希望哥哥能活着。

想到这,她立刻拿出手机,从相册里翻出一张照片递给乔景屿看。

“当年的火灾把我家里的东西全烧完了,这张全家福是我哥十岁时照的,我特意去找照相馆找他们要的备份。”

阮梨说的这些话,乔景屿并没有认真听。

因为他的注意力全被这张照片吸引了。

照片上的那个男孩,竟然真的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而且,上面的年轻女人和他在乔家看到的他母亲的照片也是极其相似。

这一切都在说明,他就是阮梨的哥哥!

“这是我!”乔景屿激动地看向阮梨:“这真的是我!”

阮梨这下彻底懵了,愣愣地看着乔景屿,大脑里一片空白。

乔景屿说照片上的人是他,但照片上明明是哥哥。

所以说,乔景屿真的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真的还活着?

阮梨痛苦难过了这么多年,此刻突然蹦出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太让她震惊,也就导致平时很聪明的她这会儿直接傻眼。

“你……是哥哥?”阮梨稍微缓过来一点,但依旧有些不确定。

她怕这会是一场空欢喜,所以不敢去相信去接受。

“是的!我怎么可能会认不出自己,这绝对就是我!”

乔景屿说着,激动地抬手先指了指照片上的自己,又指向自己旁边的女人:“这是妈妈,我在乔家见过她的照片!”

阮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他指的的确是妈妈。

可他说在乔家看过妈妈的照片,妈妈的照片为什么会在乔家?

因为冲击太大,阮梨的反应有些迟钝,过了一会儿才想明白。

乔景屿是乔橙姑姑的儿子,如果他真是哥哥,那他的妈妈自然是自己的妈妈,是乔家的女儿!

所以,她和乔橙也是一家人?

阮梨心里很激动,但谨慎起见,她还是问他:“我哥哥耳朵后面有一个很小的红痣,你有吗?”

“我有。”乔景屿说着,直接凑近,侧过头让阮梨看自己右边的耳朵。

阮梨看到他这个动作时,就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她只说了耳朵后面有痣,没说是哪只耳朵,可乔景屿就已经知道是哪边了!

阮梨的手微微颤抖,怀着忐忑地心看了一眼,发现他的耳朵后面的确有一颗红痣。

是哥哥!

真的是哥哥!

她以为已经葬身火海的哥哥回来了!

原来他还好好地活着,原来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亲人!

阮梨开心地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又哭了。

甚至从一开始地小声哭,到后来越哭越大声,最后直接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起来。

乔景屿看到她这个模样,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他的记忆还没有恢复,但刻在骨子里的哄妹妹似乎成了一种本能。

“想哭就哭吧,好好地哭一场。”乔景屿顿了顿,突然伸手将阮梨一把拥进怀里。

他不知道自己以前和阮梨是怎么相处的,只知道他心里不舍得看到阮梨这么难过,所以他选择遵从本心地安慰她。

阮梨靠在乔景屿的怀里,听着他的话,越哭越大声,仿佛要将这些年的委屈和难过全部发泄出来。

乔景屿没再开口,只是一只手紧紧抱着她,另一只手轻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痛痛快快哭了许久以后,阮梨的情绪才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哥哥,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阮梨从乔景屿怀里抬起头,顶着一双哭红了的眼睛看着他:“你是怎么失忆的?”

因为之前她没想过乔景屿会是自己的哥哥,所以对他的事并没有太关注。

现在知道了,自然是要好好问清楚。

乔景屿听到她的这一声“哥哥”,心里跟着颤了一下,然后才回答。

“以前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失忆,但现在我想我可能知道了。”

他说着,拿出手机找到关于十三年前阮家火灾的报道。

“我失去的正好是十一岁之前的所有记忆,而且我养父捡到我的那天,正是火灾发生的第二天。”

“养父曾经带我去医院做过检查,医生说我是受到了强刺激才导致的失忆。”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火灾发生时我看到了什么东西刺激到我。”

乔景屿这话一出,两人都沉默了。

当时在家的人全部遇害,乔景屿是怎么活下来的?

还有,现场的确有一个和他身材年龄都符合的男孩尸体,如果不是乔景屿,那又是谁?

这里面有太多疑问没有解开。

“我们先做个DNA鉴定吧。”阮梨想了想,轻声开口:“等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我再把其他事告诉你。”

也不能怪阮梨太小心翼翼,主要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她还是要多谨慎小心才行。

“好。”乔景屿点点头,对此没有意见,甚至立刻拔了几根头发递给阮梨,非常迫不及待。

阮梨赶紧将他的头发收好,准备明天就送去鉴定。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以后,直到时间实在是太晚,乔景屿才起身要离开。

“对了,我之前叫什么名字?”乔景屿在出门前忍不住回头问阮梨。

乔景屿的养父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卖鱼老板,收养他以后只给他取了个小鱼的名字。

乔景屿这个名字,是他回到乔家以后,乔老爷子给他取的。

但既然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世,他就觉得那些名字都不是自己。

他想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到底叫什么。

“阮延。”阮梨望着乔景屿的眼睛:“延续的延。”

“嗯,我喜欢这个名字。”乔景屿笑着说完,伸手轻揉了揉阮梨的脑袋。

“明天见,妹妹。”

“明天见……”阮梨有些害羞,但在乔景屿离开的时候还是喊了一声:“哥哥。”

送走乔景屿以后,阮梨又坐回到沙发上,盯着自己手机上的那张全家福看了好久。

这一晚,她激动到都睡不着觉。

第二天早上,阮梨赶紧将自己和乔景屿的头发一起送到鉴定机构做鉴定。

只是没想到刚从鉴定机构出来,她的手机上就多了好几个未接电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