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91章 哥哥会好好保护你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7:40:37

乔景屿这话一出,阮梨只觉得浑身血液停止了流动,后背一凉,整个身体都是麻的。

“你不是不记得了吗?怎么会……”阮梨缓缓开口,声音已经不受控制地哽咽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经常看到相关的报道和资料,从前几天开始我就一直会梦到那些画面。”

乔景屿回想起自己做的那些梦,放在桌上的双手忍不住用力握紧成拳,轻轻颤抖着。

鲜红的血,刺耳的惨叫声,以及将他狠狠推出门的那双手。

还有那一声听得让人泣血的喊声。

“阿延,活下去!”

这些天,乔景屿每晚被惊醒都是因为这一声。

但每次当他想要看清把自己推出去的人是谁时,眼前总是模糊的。

唯一感受清晰的,只有留在他手掌心上滚烫的,不属于他的血。

将梦里的那些场景跟阮梨说完以后,乔景屿重重叹了口气:“我本来是想跟你说的,但想着你还没恢复记忆,就没有说。”

就是没想到阮梨第二次失忆是装的。

“难道傅砚礼没有骗我?”阮梨想到礼堂坍塌时傅砚礼说的那些话,眉心紧紧皱起。

她知道阮家的事一定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傅砚礼之前隐瞒了阮梨太多事情,现在的她已经没办法完全相信傅砚礼的话。

“具体情况还要我们自己去查。”乔景屿说着,抬手轻揉了揉阮梨的头发,轻声安慰道。

“梨梨,哥哥会好好保护你的。”

虽然乔景屿还没有想起小时候的记忆,但血缘是很神奇的,让他和阮梨的亲近无比自然而熟悉。

现在的他只想要保护好阮梨不再受伤害,然后查清楚他们家当年的真相。

“嗯。”阮梨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问他:“我还是继续待在傅砚礼身边吧。”

“虽然我觉得他可能已经怀疑我了,但这也只是猜测,说不定是我想多了。”

“我不想错过这个接近他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等查清楚以后我会离开他的。”

阮梨没有说的是,她还有另一个打算。

她不能再爱傅砚礼,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只好用那个方法了。

乔景屿闻言,下意识拒绝:“不行,这太危险了!”

“我只有这一个选择。”阮梨的态度很坚定。

乔景屿还想要劝她,但实在是拗不过阮梨,最后只好同意了她的计划。

“有任何事就立刻联系我!”

即使答应了,乔景屿还是很不放心:“不然我派些人去保护你吧?”

乔景屿说完就打算拿起手机打电话,阮梨见状,赶紧拦下他。

“不用,我自己有分寸。”阮梨浅笑着摇摇头。

而且,阮梨的直觉告诉她,傅砚礼是不会伤害她的。

乔景屿嘴上答应着,可心里始终不放心,便打算悄悄安排一切。

聊完这些后,他们才开始将手里收集到的一些证据交给对方,互相查看讨论下一步的计划。

一直聊到中午一点多,两人肚子都有些饿了以后,才意识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

“先去吃午饭吧。”乔景屿一边说一边开始收拾东西。

阮梨点点头跟着起身:“好,正好月亮也快来了。”

“你还喊了她?”乔景屿一愣,这才意识到阮梨刚才的信息是给明月发的。

明月和乔景屿之前成了朋友,关系还算不错,平时也会有联系。

但自从那天在医院,乔景屿和裴斯年因为阮梨吵了一架,明月为了替裴斯年说话,把乔景屿训了一顿后。

他们两人心里好像都憋着一股气,谁也没主动联系过对方。

“我跟傅砚礼说今天出来是和月亮橙子一起逛街,做戏当然要做全套。”阮梨认真地点点头。

“橙子有事来不了,月亮的画展就在附近,她也是忙到现在都没来得及吃,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吃午饭。”

阮梨说着,起身去拉乔景屿:“哥,月亮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就别因为上次的事情跟她生气了。”

“我可不敢。”乔景屿由着她把自己拉起来,嘴里却忍不住阴阳怪气起来:“免得某人再说我小气。”

“哥哥可真记仇。”阮梨小声嘀咕了一句,在乔景屿看过来之前,赶紧拽着他快步离开了包间。

吃饭地点就在茶室附近没多远,离明月举办画展的画廊很近。

阮梨和乔景屿到的时候,明月还没有忙完。

“不然我们先去画廊看看月亮吧?”

阮梨很是激动,边说边拉着乔景屿往里走:“哥,你还没有见过月亮的画,她画画可厉害了!”

“嗯。”乔景屿对这并没有什么兴趣,也就是因为宠着阮梨,才敷衍地应了声,跟着一起进去了。

这个点已经过了高峰期,画廊里的客人并不多。

阮梨和乔景屿一进来,就看到明月正站在一个年轻男人身边,一起看着眼前的画。

“真看不出来这幅画是你画的。”男人对着明月的画赞叹道:“给你本人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明月侧头看了他一眼。

今天明月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吊带长裙,外面披着一件皮衣外套,脸上挂着惊艳却不夸张的浓妆。

如果不是环境不允许的话,她甚至都想点根烟抽抽。

“这幅画沉稳内敛又大气磅礴,但是你……”男人一顿,笑着将明月上下打量了一番。

“太张扬肆意,一点也不死板。”

“这有什么问题吗?”明月对他这话有些不高兴:“谁规定能画出这种画的人,就必须是死板的?”

明月觉得这些人的刻板印象是真的很严重了,几乎所有看过她画的人,都不相信是她能画出来的。

她看起来真的有这么差劲吗?

男人没有说话,继续打量着明月,最后视线落在了明月漂亮的脸蛋上,有些不怀好意地笑了声。

“明小姐,不知道这幅画你要卖多少钱?”

明月闻言,眉头不由得一皱。

虽然这个男人是在问画的价钱,但她总觉得不太对劲。

想到这,明月的脸色沉了下来,瞥了男人一眼冷笑着开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