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92章 有些事想跟你说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7:39:39

“我的画太贵了,你买不起。”

明月的语气和脸色都不太好,这话一出,男人的脸色立刻变了。

“我买不起?”男人嗤笑一声,打量明月的目光透着难言的下流和龌龊。

“你又不是知名画家,一副破画能值多少钱?”

“再说,老子有的是钱,别说是这破画了,就算是你这个人,老子也买得起!”

明月的脸色随着男人说出的话变得越来越难看。

她这暴脾气自然忍不了这个,眼看着男人还想要说其他的,明月直接抬手就甩了他一巴掌。

“滚!”明月沉着脸厉声呵斥道。

走廊里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其他人。

被这么下了面子,男人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

“让我滚,你算什么东西?”男人气得脸色铁青,扬起手就想要去打明月。

“你想干什么!”

阮梨见状快步朝着明月跑过来,一把将她扯在自己身后护着,满脸警惕地盯着男人。

乔景屿也赶紧跟着一起过来,抓住了男人准备落下来去打阮梨的手,拧着眉瞪着男人,

男人看到比自己身材高大,满脸凶样的乔景屿,不由得开始怂了,但依旧嘴硬。

“别以为你们人多就了不起啊!出去打听打听老子是谁!”

“只要有老子在,以后你这画展就别想再在这条街办下去!”

“呵。”乔景屿不屑地冷嗤出声,狠狠推开男人:“应该是你出去打听打听她是谁。”

“明家的小姐,是你能惹的吗?”

“明……明家?”男人一听这个姓氏直接被镇住,脸上原本得意的神情瞬间褪去,脸色甚至都变得有几分苍白。

京市的几大家族,他还是很了解的。

明家虽然不如龙头傅家,却也是他惹不起的家族!

男人有些不太相信乔景屿的话,但他不敢赌。

“呵呵,我懒得跟你们瞎扯,算你们走运!”男人强撑着放完这句狠话,狼狈地落荒而逃。

“恶心死了。”明月看着他的背影,冷声嘲讽道。

恼羞成怒就想打人,最后又随随便便就怂了,真是没意思。

“月亮,你没受伤吧?”

阮梨虽然及时赶过来了,但还是很担心明月,回过头紧张地将她上下扫了一遍。

“没有,有梨梨你保护我,我能有什么事。”明月笑着搂住阮梨的肩膀。

至于一旁刚刚帮了她的乔景屿,因为记仇,明月直接选择了无视。

乔景屿也不在意,抬手看了看腕表,冷淡地开口:“再不吃饭就能去吃晚饭了。”

“那我们快走吧。”阮梨拉住明月的手,一边走还一边不放心地叮嘱她。

“以后遇到这种事不要自己动手,能叫人就叫人,反正外面还有保镖在!”

作为明家的千金小姐,明月这样的身份出门怎么可能不带保镖。

只是明月不喜欢太大张旗鼓,所以总是将保镖安排在比较远的地方。

“知道了,以后都听你的。”明月笑着点头应着,温柔的目光落在阮梨身上。

如果不是知道阮梨还在失忆,明月甚至都觉得她是不是已经想起了过去的一切。

毕竟以前的阮梨也总是这样小心翼翼地叮嘱她,让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要是梨梨没有失忆该多好。

想到这,明月的心里不由得涌上一股酸涩感,挽着阮梨胳膊的手也跟着收紧。

明月觉得自己一定是个货真价实的友宝女,绝对不能没了阮梨这个好朋友!

吃过午饭后,阮梨就和明月去逛街,乔景屿自己接着去调查阮家的事。

直到天黑,林叔来商场接阮梨和明月,然后先将明月送回明家。

阮梨是故意叫林叔来的,这样就能作证她今天的确是和明月待在一起。

等阮梨回到家时,傅砚礼正坐在客厅里,边看着平板电脑边等她。

阮梨看到他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反应过来,快步朝着他走近,佣人则走过来接过林叔受伤拎着的几个购物袋。

“阿礼!”阮梨脸上挤出笑容,开心地扑进傅砚礼的怀里。

傅砚礼的脸上跟着露出宠溺的笑,立刻将平板电脑扔到一边,伸手搂住她的腰,让她稳稳坐在自己腿上。

“今天玩得开心吗?”

傅砚礼笑看着阮梨问了句,视线在扫过佣人手中的纸袋时愣了一下。

“就买了这么点东西?”

“我需要的东西你都给我准备了,没什么要特别买的。”阮梨勾住他的脖子,眉眼里染着笑意。

傅砚礼沉默了两秒,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虽然阮梨这么说,但他还是觉得自己给的不够多,打算晚点再让许明去继续准备。

“吃晚饭了吗?”傅砚礼抬手轻轻抚摸着阮梨后脑勺的秀发。

“没有。”阮梨摇摇头,顺势从他腿上下来,拉着他起身往餐厅走。

“我听林叔说你一直在等我回家,那我当然不能扔下你独享美食啊。”

傅砚礼由着她拽着自己走,看着她背影的眼神里充满了宠溺和爱意,还夹杂着没让阮梨察觉出来的挣扎和犹豫。

等到一顿饭吃完,阮梨又拉着傅砚礼上楼。

“你今天肯定忙了一天工作,现在就好好休息,不许再累着自己!”

阮梨一边走一边这么说着,语气有些凶巴巴的,带着警告的意味。

但傅砚礼只觉得她这个模样很可爱,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被人管着。

或者说,他喜欢阮梨管着自己,最后能管自己一辈子。

“阮阮。”等上了楼,在快要进卧室之前,傅砚礼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喊住阮梨。

“怎么了?”阮梨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另一只手却因为紧张而慢慢握紧成拳。

傅砚礼不会是发现什么吧?

如果真的发现了,自己该用什么借口瞒过去?

就在阮梨着急担忧的时候,傅砚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

“我有些事想跟你说,你现在愿意听吗?”

郑重的语气,代表着傅砚礼要说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阮梨的心脏跟着一紧,也过了一会儿才回答:“好,那进去说。”

此刻的两人心里都明白,现在要谈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